新闻中心
“金帝”外传
老周买了只鹦鹉,浑身金黄,看见的人都说:老周买了只“金鸟”!老周的邻居邵伯、广林、小夏与老杨,也齐齐跑来,说:这鹦鹉珍贵,该好好起个名字!按理说,鹦鹉就叫鹦鹉,可现在,狗,你能单单叫“狗”吗?叫“莎莎”,叫“贝贝”,叫“心儿肝”,叫“妮”,或叫“香啦啦”,叫“爱死你”!对这只鹦鹉,大家思前想后,最终,想出个“好”名字:叫“金帝”!“金”,是因此鸟通体金黄。“帝”呢,自是皇帝的意思。
皇帝的话,一句顶一万句,句句,“金口玉言”:说你发财,你就发财,说你升官,你就升官!名字有了,剩下的,是教“金帝”。
邵伯教“金帝”的话是:邵局,邵局长,早上好!刘林教“金帝”的话是:刘科,刘科长,中午好!邵伯,刘林,在单位都是副职,副职求个正职,要求不高。
小杨、老夏,都是生意人,他们教金帝的话又简单:发财,发财,发大财!杨发财,夏发财,发发,发大财!邵伯、刘林、小夏和老杨,轮着教“金帝”说话,教了半个月,“金帝”只是歪着头看他们,就是不说一句话。一日,一个秃子子告诉他们:点根香,烫鹦鹉的舌头,熏它的眼,鸟一急,就说话了。
小杨老夏听说,立马找来邵伯刘林。邵伯刘林来后,小杨抓“金帝”翅膀,老夏握“金帝”的脚,邵伯,掐开“金帝”的嘴,刘林点火引香,红红的香头戳向“金帝”的舌头,“金帝”痛得翻眼流泪。
烫舌过去半个月,可“金帝”依旧沉默不语。
入冬,一个云游四方的和尚,在收了邵伯、刘林五十元“积善积德之金”后,指天划地说:鸟的一生,有十劫,此鸟,需遭“冰劫”,方能言语。
“冰劫”,就是四九天夜间,将脸盆内放二指深水,让鸟,站在盆内,而后将盆端到室外,待结冰,再将鸟端进屋内,鸟便可以言语。